酱秞是禾由

光阴虚度,学问毫无
内外贫瘠,没有长处

唉..心里真的好难受啊

拿的夏天是世界的宝物(确信)

[獅心組]ダイアローグ

是0505遲到生賀!祝我們小獅子生日快樂,天天開心!
想裝作年更選手卻發現17年根本沒有產出,我垃圾(哭)
自娛爽文,沙雕對話,前後矛盾,邏輯混亂,OOC嚴重,非常我流作品,不接受談人生。有對原著的怨念吐槽,理解偏差都是我的錯(。)

「悲和喜,難道不是分明的苦楚與歡樂嗎?可那些自以為是的大作家卻寧願把悲痛寫得真摯,將喜悅化作譏諷,是誰規定了黑白,又讓他們像倒吊人一樣顛倒是非?糾結這些東西讓我連靈感都受到了阻塞,混蛋的爛語,無用的廢思!」

月永レオ咒罵著他前一秒還在倚靠的卡利俄帕,筆尖在譜曲紙上留下凌亂的重跡,身後的瀨名泉見慣不慣,「也有單純的喜劇吧,仲夏夜之夢之類的,已經是挺理想化的結局了啊?...

一段没头没尾的mfky

RPS,OOC的自我满足段子,雷慎

来自北海道的雪猫伸出那只骨节分明,细长白皙,可以看到流淌的生命纹路的手,一脸莫名其妙地等着下一步指示。

坐在对面的まふまふ咯咯地笑起来,同样伸出自己的。长年握琴的手相对而言更多肉也更有力,布着茧有些挠人。

先是拇指,再到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指。重合的掌心传递热度,又在受惊的猫咪缩回他的细爪前微微偏移,顺着间隙穿过指缝。

他有很多很多想说的话。我关注你很久了。你是我尊敬的人。你总是用过量分贝的大喊大叫掩饰自己的慌乱羞涩。你一直为刻意营造的剧情氛围真情实感到鼻声哽咽。你熠熠生辉又光彩照人,和暗黑混沌的我完全不同。

即便如此。

与每一个通关的游戏不同...

俺たちが出会ったこの数年間たしたら十数年でずっと一緒だよ

↑↑↑↑↑

砂金

很閑,覺得再不做點事就要長蘑菇,把最近無限循環的曲子拿出來翻譯了_(:3

非常好聽,也算是一發安利,順便近期考慮把無聊寫的校園心理劇劇本發上來玩(所以你爲什麽這麼閑


一首關於自由、覺悟、救贖的曲子。


砂金 - 黒木渚


誰の言いなりか 歯向かいもせず

砂をすくっては ふるいに掛け

川の水の冷たさに 指の感覚は失われ

割れるような耳鳴り


任人擺佈 無所反抗

將沙舀起 緩緩篩下

指尖感觸被冷川之水奪去

耳鳴之聲宛若被割裂一般


もう駄目だ もうお終い 命さえ捨てまし...

[獅心組]シンフォニー

1102泉泉生賀之超不走心短打,OOC慎
這兩個人在我心裡和青春是可以劃等號的。我最喜歡青春物語了♪

一切都与生命有关,而与生命有关的总是值得回忆的。

十八岁的那年,白鸥在海岸线成片地飞。月永レオ与濑名泉坐在堤上一言不发,只是看太阳西沉,享受着视觉盛宴。最后一次,无论是懵懂犯错的青春,挥洒尽致的汗泪,都将与这场日暮同归于寂,永远地埋藏于内心的宝箱。那些鸥鸟振翅的声响与涛浪杂糅,奏鸣恢弘和谐的交响曲,动景皆为步伐,跳支终幕前的合舞,喧嚣而不陈腐,壮美而不空泛。

当海风拂过身畔,邀请他们加入,レオ簌地起身,恢复往日的活力大喊:“哇哈哈哈哈!虽说总算是毕业了,可自己又做了些什么呢?在那种死气沉沉...

2

銀河鉄道の夜

(  ・᷄-・᷅ )論一個閒人的自我修養。
我的日語真的很糟..很多處不知道該怎麼翻譯,查了字典也馬馬虎虎..如果有人能幫我修改真的太感謝了(雙手合十
無論是基於對原著的喜愛,還是太郎的優美詮釋,仍讓我興致高亢地翻完了這首歌。真的謝謝太郎。

一切的一切,仿佛再次..踏上那條空靈美麗的銀河之路。

銀河鉄道の夜

作詞作曲 伊東歌詞太郎
編曲 れるりり

発車時刻はもう あと少しで
突然に景色が輝く
不意に 銀河ステーションを飛び出したら
有限と永遠のはざまへ

距離発車時刻還有一會
突然間輝映起來的景色
不經意自銀河車站駛出
奔向有限與永恆的罅隙

蒼い三角標が 闇にきらめく
まだ何も気づかずに 旅を...

1

偷偷放個開頭xdd十年後寫完

  「雨不停呢」朔间凛月锊起帘子,从部活室的小窗向外窥视,灰蒙的云层遮去上午时仍在高照的艳阳。
  
   分明夜幕未至,却难得地不愿休眠。他将原因归咎于天气,像坏孩子为了守护宝物而推卸责任般,暗示自己会变成这样跟身旁身体随着呼吸平缓起伏的热源毫无关系。
  
  窝在校服中的家伙眉头皱得紧,不知做了什么梦,大概是睡得不太好的,他呜咽着换了边手继续躺,呢喃越发模糊微细。
  
  被打破的安宁又重新回归平寂,室内只剩下频率相似的吐息交织,远处传来依稀的雨哗声。

隨便寫寫

散人和優瓦夏

優瓦夏看著照片裡的湛藍天空和笑容男孩,自己也笑得收不住嘴。

分明知道自己的冷漠與不耐,這人卻再三地煩擾過來,從美國帶來的熱陽要將這座冰山熔化啦,請停下那試圖改變我的麾筆吧。有時候正因為他過於自知冷暖,才越是清楚自己的地位。這座冰山不過是一道堅硬的分界線,築起難以逾越的城墻。如面鏡,透過它所看見的風采,不知道是真正的本我,還是一味模仿他人的自我。

冰中的他比任何人想象得更加脆弱,縮成一團的待哺小孩,混沌的意識中辨析不出是非黑白,隨洋流而徙動,亦不謀求改變。刻意的迴避與拒絕是封閉的開始,成長的過程是痛悟的源泉,所以才會有了那篇「Time is 流れて行く、I'm always...

 
1 / 2

© 酱秞是禾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