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秞是禾由

光阴虚度,学问毫无
内外贫瘠,没有长处

一段没头没尾的mfky

RPS,OOC的自我满足段子,雷慎

来自北海道的雪猫伸出那只骨节分明,细长白皙,可以看到流淌的生命纹路的手,一脸莫名其妙地等着下一步指示。

坐在对面的まふまふ咯咯地笑起来,同样伸出自己的。长年握琴的手相对而言更多肉也更有力,布着茧有些挠人。

先是拇指,再到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指。重合的掌心传递热度,又在受惊的猫咪缩回他的细爪前微微偏移,顺着间隙穿过指缝。

他有很多很多想说的话。我关注你很久了。你是我尊敬的人。你总是用过量分贝的大喊大叫掩饰自己的慌乱羞涩。你一直为刻意营造的剧情氛围真情实感到鼻声哽咽。你熠熠生辉又光彩照人,和暗黑混沌的我完全不同。

即便如此。

与每一个通关的游戏不同,与每一场谢幕的LIVE不同。来日方长,他有足够的时间去向他娓娓道来。

他悄悄收紧了手,轻启双唇,只见キヨ的反应像遇见了天敌般过激起来,脸一直红透到耳根。

什么伊卡洛斯还是别的飞蛾,现在要说的只有一句话。

「……好きなんです」

评论

© 酱秞是禾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