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秞是禾由

光阴虚度,学问毫无
内外贫瘠,没有长处

Sabbath Paryer

*只是借由人物說出自己想說的話,所以OOC突破天際
*不知道為什麼用的是繁體字,可能有錯字
*超↑短篇,沒什麼營養

Sabbath Paryer

愛莎站在鐘樓的頂層,眺望整片大陸。

像是被時代所遺忘般,充滿了空曠的寂寥氣息。「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她喃喃自語,繼而闔上了雙眼,「就像我們所經曆的旅程,總是伴隨著光明與希望」

遠處魔物發出低聲嘶吼,警備蓄意侵犯己身領域的外來者,守著在這裡並不必要的自尊,反而顯得滑稽可笑。

世界是關聯卻又不相通的。就像愛莎曾試探般地前去別的時空中自己所存在的這片大陸,人潮湧動,聲音此起彼伏。起初是有懊惱與不甘存在的,但不久便悉數化為無形的落寞。本就不屬於自己的永遠不會屬於自己,那些世界中笑靨如花的愛莎終究不是我。

生存的環境要她獨自承擔責任,十三歲踏上試煉旅途起,她就註定艱辛。

仿佛為了見證什麼似的,愛莎回到了魔奇村莊。一切的伊始。或許終將成為終結。

放眼望去,目及之處景色一派祥和,空中飄來無名的歌聲。街上依稀站了幾名陌生的旅人,一如既往生意冷清,卻隱約有股暖流趟過心間。大概是所謂家鄉的指引,呼喚著這顆滿佈瘡痍的心。

「你在期盼甚麼?」有什麼聲音穿透蒼穹直達她的耳蝸,又像是在她耳邊的輕聲呢喃。空靈、柔和,不帶絲毫情感,溫柔地撫平時間帶來世上的棱角。

「但凡鮮花盛開,生活和樂,踽踽之日離去,」愛莎停頓不久便繼續道,「拋下翠綠的橄欖枝,謳歌禮讚的信鴿來到*」

路邊已經白花叢生,摻雜在嫩草中單調而不失典雅,像極待人繪色的圖畫。

歐石楠*。

我所深愛的這片大陸終將獲得新生,這只是光明前的微小一簇。

愛莎在水中瞧見自己的身影,被水紋朦朧,那紫晶石般亮麗的雙眼映出這個世界最優美的景色,遠方鐘鳴聲又再度響起。

並非有誰人真正孑然一身,希望總是孕育於漫長的黑夜與等待之中。

-END-

後記:(•´ワ•`)是給友人的生賀!其實已經過去很久了,這個也是舊文拿來充當文章而已(笑)

[*:橄欖枝與信鴿象征和平幸福。]
[*:歐石楠花語有孤獨,自由一意,此處通取。]

评论

© 酱秞是禾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