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秞是禾由

光阴虚度,学问毫无
内外贫瘠,没有长处

[陈蓝]失温

原著:《绝顶唐门》
CP:陈彬×蓝白
Attention:OOC严重,是和夜宵粑粑的合文,不知道能不能写完..各种意义上很敷衍真的很对不起..

蓝白站在高楼前,提着公文包的右手逐渐分泌出细密的汗珠,触感着实说不上好,甚至有些过分糟糕。他就像一只初生牛犊尚不能自主分清面前摆放着的讯息,它们排山倒海将这瘦弱青年压垮,尽管好几个小时前他就已经把接下来就要常驻的公司的资料熟记于心。

从小到大优秀于常人的天才总是易受排挤,虽然这点在只看业绩成效的工作以后缓和了许多,骨子里对人际交往总有些排斥。蓝白不着痕迹地叹气腹诽,自主选择转职的事情还被一直关照着的上司感到叹惋了,如果被对方发觉自己不惜大费周章离开待遇优异的大型企业公司,却只是为了和大学好友重聚这样微不足道的鸡毛小事,或许还会在今后的同事聚会上成为最后悔没能挽留的大事之一呢。

微微回神之时,随着正午太阳高高挂起,街道往来的行人拥嚷成群。

事实上这座高楼的正门也是不宜久留的,时间仅仅流逝了三四分钟,门卫已经虎视眈眈地盯着蓝白,像审视陌生面孔的人形机械,或者渴望觅食的猛兽,将他碎尸万段。于是他捋起西装袖管,手表在阳光效应下熠熠生辉,深吸一口气大步走向高楼的深处。今后还有太多的未知与困难在等待这个斗志昂然的英才先生,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陈彬,你说这次是吹的什么风啊,刚来公司的新人竟然直升为执行部总管,不会是有内情吧。”邻桌的同事半开玩笑地吹起口哨,吊儿郎当没副正经样。被叫到的男性头也不抬,在座位上处理着成堆的文件,嘴上倒是开了嘲讽,“你要是把吹口哨的能力多放在业务上,少说话多干事,指不定现在早就升职到另一边天了。”

“要不是习惯你的猥琐,我还真该扯着你的衣领对着那张该死的嘲讽脸猛抽解气。”算是自讨没趣。那人噘着嘴耸耸肩,溜地轮滑椅便归还到原本的位置,看来偷懒技巧也是练得炉火纯青。

早就知道了啊。陈彬默默地在同事的视觉死角翻了个白眼,有个蠢的在刚领到通知单那天就激动得在聊天软件上和自己念了近两个小时的感想,总结起来也无非是“厉害”“一把年纪还能不能拼命”之类不如泡面营养的就职感叹。正直风华正茂时的本人没有半点进入国内超尖企业工作的自觉。

他停下在键盘上健步如飞的手指,揉了揉胀痛发酸的太阳穴,带有些许回忆性质地上撇双唇。即便最细小的动作也因为长久地板着脸而显得僵硬别扭,但的确没什么比长久未见的亲友相会更值得令人计日以俟。

不用多久,就有隔壁部门的跑腿小哥前来报信。陈彬抢在所有人开始八卦的窃窃私语前拉开那张坐得滚烫的座椅,背也挺得笔直,和往日慵懒无赖的形象大相庭径。他嘴角的笑意无可抑止地变得更深,并且发自内心。

“何止吹风,这是要变天了啊。”四周的焦点无疑都聚集在这个做出突然举动的年轻人身上,刚才还认真工作的那位不正经同事这会又哼起小曲儿来。装着学出那副阳光灿烂满面桃花开的笑容,显然不怀半分好意。

“所以你还是太年轻,闭嘴吧叶骄阳。”陈彬笑道。

评论(2)
热度(2)

© 酱秞是禾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