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秞是禾由

光阴虚度,学问毫无
内外贫瘠,没有长处

隨便寫寫

散人和優瓦夏

優瓦夏看著照片裡的湛藍天空和笑容男孩,自己也笑得收不住嘴。

分明知道自己的冷漠與不耐,這人卻再三地煩擾過來,從美國帶來的熱陽要將這座冰山熔化啦,請停下那試圖改變我的麾筆吧。有時候正因為他過於自知冷暖,才越是清楚自己的地位。這座冰山不過是一道堅硬的分界線,築起難以逾越的城墻。如面鏡,透過它所看見的風采,不知道是真正的本我,還是一味模仿他人的自我。

冰中的他比任何人想象得更加脆弱,縮成一團的待哺小孩,混沌的意識中辨析不出是非黑白,隨洋流而徙動,亦不謀求改變。刻意的迴避與拒絕是封閉的開始,成長的過程是痛悟的源泉,所以才會有了那篇「Time is 流れて行く、I'm always あの頃のまま」的微博。

街周已沒有車水馬龍的喧囂光景,時針悄然指向數字二。特別適合他,優瓦夏想道,天真陽光的人身上總是散發出太蠢的氣息。

「哈啊——」他最後伸了個懶腰,圖也看了人生也思考了,接下來就去睡覺吧。

電腦屏幕逐漸黯淡下去,本就未開燈的房間中只有月光還清醒。

遠在美國的散人終於等到了親友的回信,他委屈地向旁友抱怨,卻只被嘲笑應答。

「傻逼。」

评论

© 酱秞是禾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