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秞是禾由

光阴虚度,学问毫无
内外贫瘠,没有长处

偷偷放個開頭xdd十年後寫完

  「雨不停呢」朔间凛月锊起帘子,从部活室的小窗向外窥视,灰蒙的云层遮去上午时仍在高照的艳阳。
  
   分明夜幕未至,却难得地不愿休眠。他将原因归咎于天气,像坏孩子为了守护宝物而推卸责任般,暗示自己会变成这样跟身旁身体随着呼吸平缓起伏的热源毫无关系。
  
  窝在校服中的家伙眉头皱得紧,不知做了什么梦,大概是睡得不太好的,他呜咽着换了边手继续躺,呢喃越发模糊微细。
  
  被打破的安宁又重新回归平寂,室内只剩下频率相似的吐息交织,远处传来依稀的雨哗声。

评论

© 酱秞是禾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