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秞是禾由

光阴虚度,学问毫无
内外贫瘠,没有长处

[獅心組]シンフォニー

1102泉泉生賀之超不走心短打,OOC慎
這兩個人在我心裡和青春是可以劃等號的。我最喜歡青春物語了♪


一切都与生命有关,而与生命有关的总是值得回忆的。


十八岁的那年,白鸥在海岸线成片地飞。月永レオ与濑名泉坐在堤上一言不发,只是看太阳西沉,享受着视觉盛宴。最后一次,无论是懵懂犯错的青春,挥洒尽致的汗泪,都将与这场日暮同归于寂,永远地埋藏于内心的宝箱。那些鸥鸟振翅的声响与涛浪杂糅,奏鸣恢弘和谐的交响曲,动景皆为步伐,跳支终幕前的合舞,喧嚣而不陈腐,壮美而不空泛。

当海风拂过身畔,邀请他们加入,レオ簌地起身,恢复往日的活力大喊:“哇哈哈哈哈!虽说总算是毕业了,可自己又做了些什么呢?在那种死气沉沉的监狱里待得太久,连灵感都要飞走啦!巴赫和贝多芬,李斯特到理查德克莱德曼,赋予我你们的灵思吧!”

“又在胡乱兴奋些什么啊,欣赏景色的气氛都被你搅没了,笨蛋国王。真是~超烦人的。”泉在身侧没有动作,象征性地开口抱怨,这种行为肃然已成习惯。

レオ不在意他隐约震颤的双手,也不在意变调的声音,只是把濑名泉从坡度不高的坝丘上一推,居高临下道:“已经,不是王了喔。セナ。”

“哈?那就不要在高处看人啊,很烦人啊。”他吃痛地撑起身子,抖落身上的细沙,有些沾上唇齿,被沙摩挲的感觉说不上好,偶尔吃进去还会有海边特有的咸味,“那种事我还是知道的,话说真的很痛啊——?”

“哈哈!抱歉啦☆!”

还是那么没心没肺。濑名泉叹然,仿佛曾经受伤的从来就不是眼前这个令人火大的傻瓜,可能真的是哪里来的外星人吧。

“要说的话,セナ可是维吉尔啊,领我去寻找圣明的贝阿特丽切。”

“突然这么说,不是笨蛋一样吗?”

“因为セナ还没有发现自己的优点,就让不成体统的赤裸国王为你加冕吧。”レオ一跃而下,笑容陷入昏黄中看不真切,他拍拍泉好看的双颊,要他挺直腰杆,不许眼神飘忽不定。



“你是最棒的啊。”

评论
热度(2)

© 酱秞是禾由 | Powered by LOFTER